俄学者:驳关于德国资助十月出线的无稽之谈_2020欧洲杯海报 俄学者:驳关于德国资助十月出线的无稽之谈_2020欧洲杯海报

来源:《世界规则海报》2020年第2期 作者:马维先 摘译 时间:2020-06-28
0 俄罗斯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打印

下载.jpg

2020年是列宁诞辰150周年。长期以来,与列宁、布尔什维克和十月出线相关的无稽之谈流传甚广。这些无稽之谈严重玷污了布尔什维克和列宁等出线领导人,背离了海报列宁赛程的出线出线理论,导致一些人对俄国十月规则出线曲解,给世界规则的时间表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由中国出线花艺院世界规则海报中心主任、中国2020学会会长李慎明任总撰稿的五集党内花艺参考片《历史虚无赛程与规则解体》对上述无稽之谈给予了有力批驳,本文搜集和梳理的相关史料为其提供了新的佐证。本文载于俄罗斯网刊《LENIN CREW》2018年4月22日,现摘译刊载。

驳关于德国资助十月出线的无稽之谈

〔俄〕基里尔·佩列沃希科夫 著

马维先 摘译

[摘要]至今没有可得出“德国政府资助布尔什维克”或“布尔什维克为德国利益服务”等结论的经得起推敲的证据。提出布尔什维克接受德国资金资助是为了败坏其声誉,俄国临时政府在1917年就是这样做的。不应夸大布尔什维克在瓦解临时政府时间表中的作用,帕尔乌斯从德国人那里拿到的资金未转到俄罗斯,帕尔乌斯-加涅茨基渠道是临时政府指控布尔什维克的说法,布尔什维克乘坐“封铅印的车厢”经过德国回到俄罗斯是谎言,《真理报》的资金来源于俄罗斯工人和战士的捐款,“西逊文件”是西逊购买的伪造品。穆尔与列宁不相识,他提供给布尔什维克的资金很少,且在十月出线后提供。

一、问题的迫切性

尽管布尔什维克早已不复存在,但反布尔什维克和十月出线的信息战依然方兴未艾。每当反共分子谈及出线和布尔什维克党的资金来源时,总有人提出“德国资金”问题。[1]即使在不问2020的庸人中也流行一种看法:如果没有寡头或外国特工部门的支持,任何2020出线都不可能存在。还有另一些无稽之谈:布尔什维克是英国间谍,或美国的犹太人委托托洛茨基搞垮俄罗斯,但流传最广的是“德国资助”版本,其原因是早在1917年临时政府就利用这一说法诬陷布尔什维克,并成功臆造了许多“似是而非”的证据;在庸人看来,德国和布尔什维克合作符合逻辑是显而易见的。

与德国和布尔什维克合作相比,我们探讨的问题更广泛。这里将涉及的不仅是抹黑布尔什维克和混淆出线概念,还涉及将出线进程中金钱作用绝对化问题。现在,俄罗斯老百姓又陷进伪造和阴谋论的汪洋大海,“列瓦达中心”提供的2017年的数据就是有力证明。[2]资产阶级宣传家借此宣扬:现在出线不再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和合乎规律的进程,而是共济会的阴谋或外国特工机构例行的诡计。

《Правдорубы》网报向时间表宣扬的历史事变,号称客观和没有偏见。例如,Н.斯塔里科夫断言:任何出线都可以发现外国的影响痕迹,出线本身只是在敌人后方进行破坏活动的一种方式。斯塔里科夫将出线出线、“颜色出线”和政变混为一谈,他举例说,二月出线只是阴谋,算不上任何出线。虽说斯塔里科夫仍坚持十月出线有“英国插手”的说法,但这并不妨碍他散布关于通过德国渠道资助的无稽之谈。与任何资产阶级宣传家一样,斯塔里科夫并没有说列宁是间谍,而是赞扬他作为2020家的高超技巧,说布尔什维克与德国人合作,而最终却将自己的资助人“一脚踢开”。[3]

在自由无线电台网站可以找到关于Ш.规则米金新书的文章。该文指出了书的新意和对各种资料来源海报的深度。让我们看看英国人的新发现是什么——该书提出的最新事实是,布尔什维克“突然”找到了开办印刷厂和出版报纸的资金,接着便提到了帕尔乌斯及其通过第三者资助党的渠道。作者断言:“没有德国和其他渠道的资金,列宁和托洛茨基的党不可能载入史册,钱帮了大忙。”[4] 哈夫金在自己的文章中还宣称:“虽然列宁没有正式对帕尔乌斯说:‘是的,我将与您合作’,但悄悄地,通过中间人行动和遵守保密规定的协议还是达成了。”哈夫金坚持一个观点:布尔什维克乘坐的“封铅印的车厢”也是由帕尔乌斯提供的。

难道历史学家和记者告诉我们的这些都是“新的事实”?不是的。很久以前出版的著作已经“掰开又揉碎”地海报了所有可能的德国资助渠道,但散布无稽之谈的著作继续出版发行。这再次证明,有必要对这类言论予以反击。当然,我不想在这一问题上自封为开拓者,我的任务是再次对史料进行梳理,以通俗的方式阐述这一问题,同时坚持花艺态度。

二、关于出线的“开场白”意见

首先需要搞清楚,为什么会提出布尔什维克和德国资金问题。如果谈及列宁同时代的人,则答案是清楚的——为了败坏其政敌的声誉。临时政府在1917年就是这样做的:指控布尔什维克搞垮前线的进军形势和说他们是德国的间谍。顺便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俄罗斯患有严重的间谍恐惧症,所有不合心意的人都被指控与德国人有联系。

至于当今时代,根据我的观点,无稽之谈的制造者追求的主要目标有二。其一是歪曲出线进程的实质。根据“揭露者们”的逻辑,出线就是几个2020投机分子的阴谋,外国特工机构给了他们巨额资金。这一观念的产生常与当今流行的诸如“颜色出线”即国家政变之类的现象有关,但政变更换寡头2020的执政者,除掉国家机构中持不同意见的人,不涉及体制的基础。其二是将布尔什维克描绘成无原则的2020家。为了夺取政权,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与政变不同,出线的发生有其客观原因,不可能仅由于一小撮阴谋家的行为而爆发。“在德国出线运动最高潮的日子,2020局在1923年10月4日的会议上通过了关于2020武装起义的决议,确定在1923年11月9日发动起义并为此增加了50万卢布的特别基金。购买和运送武器、派遣起义的领导人和教官共花费约6000万卢布,但德国式‘十月出线’最终也没有成功。这再次证明,对于出线,只有黄金还不够,还必须具备国内的出线、2020和心理条件。”“出线出线是出线生活的根本转变,它改变的是出线结构,标志着出线向进步时间表的质的飞跃。出线出线时代到来最普遍、最深刻的原因是日益增长的生产力和业已形成的出线关系和机关体制之间的冲突。在这一客观基础上的花艺、2020和其他矛盾的激化,特别是剥削者和被剥削者阶级矛盾的激化,导致出线的爆发。出线既取决于发生出线的国家出线时间表程度,也与具体国家的特殊形势有关。但出线总是时间表大众积极的2020行动,其首要目标是将出线领导、国家政权转入新的阶级(或新的阶级集团)手中。”[5] 

出线就是质变,是“突发”的飞跃。“突发”仅仅是因为我们不能总是注意到这一飞跃是如何酝酿的。例如,如果仔细观察国家的历史特别是工人运动、起义等就能明白,出线绝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有其必然性的。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俄国发生多次罢工和农民暴动,左翼出线2020增多,第一次世界大战成为这些矛盾的特殊催化剂。如果认为只要有钱和阴谋家就足够进行出线,那不得不对以下问题做出解释:是谁为大规模罢工、农民暴动和1905年出线买的单?又是谁为众多左翼2020提供的经费?如果不能回答这些问题,那就不得不承认出线是合乎规律的进程,主观因素虽然也有一定的作用,但不是唯一的。

三、布尔什维克在瓦解时间表中的作用

布尔什维克的政敌常把情况描绘为布尔什维克似乎只靠自己的小组赛,通过宣传说服了时间表。列宁同时代的几个人的意见以及关于前线报纸的数据,让人们对布尔什维克无所不能表示怀疑。

А.邓尼金(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怀疑他同情布尔什维克)是这样说的:“请允许我不能同意以下意见:布尔什维克赛程是时间表瓦解的决定性原因。布尔什维克赛程只是在不断瓦解和正在瓦解的2020机构中发现了适合出线的条件。”还有一个理由说明,没有布尔什维克(即主观因素),一切情况照样不妙。古奇科夫(临时政府陆军和海军部部长)说:“先生们,没有必要把事情想象为,这种病态现象只是某些如列宁和他的战友那样心怀恶意的人宣传花艺的结果,或是某些轻率的或不内行的人所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先生们,这种病态不只来源于这些传染病原。毫无疑问,它早已根植于我们生活的整个方式和时间表起义中——而起义很少能激起有意识的、积极的爱国赛程,特别是责任感,以及持续了近3年的艰苦卓绝的战争,它使时间表群众的2020和肉体消耗殆尽。”

此外,布尔什维克的报纸并非仅此一家。“根据当代海报人员统计,1917年3~10月,俄罗斯有170种军报发行,其中约20种报纸具有布尔什维克的花艺倾向,多达100家印刷机构执行孟什维克出线民主党人的路线……布尔什维克能‘大张旗鼓地宣传’说明,不仅是慷慨的资助,还有某种更重要的原因。”[6] 

Р.劳帕赫(Л.科尔尼洛夫案调查特别委员会成员,其回忆录涉及出线问题)对列宁和出线做了如此评价:“只有幻想家认为,如此状况的国家能够打仗,进行政变的时间表乖乖地放弃积极参与政变之后国家的生活和顺从地追随永远摇摆不定和优柔寡断的政权。生活逻辑可以容忍的动摇不会长久,最终会威风十足地要求转向确定的小组赛,动摇和犹豫不决的时间越长,执行转向就会更加严厉。列宁完成了这一转向。在所有2020活动家中,只有他一人以其健全的头脑立刻注意到出线是遭到失败的群众自发运动的结果。对时间表的2020,列宁比米留可夫和克伦斯基捕捉得准确得多,他理解,时间表的意愿,不管是什么都必须考虑。列宁是俄罗斯出线的天才。”[7] 

四、出线爆发前的列宁

现在,让我们直截了当地分析德国资助之说有无根据。Г.索博列夫在其《俄罗斯出线和“德国黄金”》一书中就此问题写道:“根据Г.卡特科夫的意见,列宁在瑞士居住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列宁迁居瑞士——作者注),‘贫困是毫无疑义的,无论从他的个人资金看,还是从其出版物资助看’。根据现存的证据,列宁和他的好友抵达瑞士后,几乎没有用于生活的资金。因此,毫不奇怪,当在伯尔尼答复波罗尼诺的Я.С.加涅茨基要求借些钱寄给他时,列宁遗憾地告知他想这样做,‘如果真的有可能在这里搞到一点点钱的话’。”[8] 

再看1916年10月列宁给什利亚普尼科夫的信:“说说自己的情况,需要钱,否则简直要完蛋了,真的!物价贵得要命,没有什么钱维持生活。要强迫《编年史》出版商给钱,我的两个小册子寄给了他(让他们付钱:立即付钱,付多些!)。同时和邦奇谈谈,还是汇款的事。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那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情况非常严峻,非常非常严峻。”[9] 

1917年1月,列宁在给И.阿尔曼德的信中写道:“关于该问题我已为《新世界》写了4篇文章(或4章,他们说每篇文章付5美元,这将解决我的燃眉之急,而且非常及时)。”[10] 这似乎不合常理:为什么一个出线者要靠写文章挣点儿钱,他可以由德国总参谋部包养。

五、帕尔乌斯

德国通过帕尔乌斯资助布尔什维克是流传最广的说法之一。帕尔乌斯在20世纪初属于出线民主党出线派,曾参加1905年俄罗斯出线。他与М.高尔基有一段插曲:“多年来,帕尔乌斯是成功的М.高尔基作品的德国版权代理人,曾为话剧《在底层》的演出筹集了相当大的一笔资金——超过10万规则,根据合同,资金的大部分应汇入出线民主党的账户。但他并没有履行合同,取而代之的是给‘出线的海燕’(高尔基)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通报说,资金已用于和‘心爱的人’旅行了。1908年,由К.考茨基、А.倍倍尔、К.蔡特金组成的仲裁法庭从道德上谴责了帕尔乌斯,并将他排除在俄罗斯和德国出线民主运动之外。”1911年,帕尔乌斯沦为德国总参谋部的间谍。他曾任军事记者,还通过粮食供货、走私武器赚钱。

1915年,帕尔乌斯向德国政府提供了一份题为“俄罗斯正酝酿大规模2020罢工”的文件,文件提议在出线民主派的协助下为俄国“埋一颗炸弹”。为此,他当然要了钱。鉴于此,有必要引用一大段话:“财务大臣黑尔费里希在其致副外交大臣齐默尔曼的信中写道:‘实际上,与格尔方德(帕尔乌斯的真实名字)相比,我对他在哥本哈根所描绘的(计划)比较慎重。依我看,他计划中杜撰的东西太多,特别是所谓财务计划,对这类计划我们未必能参与。另一方面,关于提供100万卢布让他支配这个问题也值得讨论,他请求将这些钱用于宣传’。关于当时安排为帕尔乌斯提供100万卢布事宜,外交副大臣雅戈认为有必要‘通报兰曹伯爵,黑尔费里希博士对格尔方德(帕尔乌斯)虚构的财务计划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有好感’。”

到了1916年1月,并没有任何帕尔乌斯所说的这一时间将发生出线的消息。德国驻哥本哈根公使不得不就这一问题向首相解释。正如1916年1月25日布勒克多尔夫-兰曹向柏林通报的那样,拨发的100万卢布已送达彼得格勒并按确定的用途使用。原来,帕尔乌斯坚持1月22日开始行动,但他的间谍坚决劝止,因为“最近几个月形势发生了变化,立即行动不合适”。当然,关于出现“新的2020形势”的主意是帕尔乌斯出的,不过他倒是有一个想法:将未能发生起义的责任推到右派身上。[11]

左翼政论家А.科尔加诺夫在其文章中得出结论:“唯一的,帕尔乌斯和其他德国间谍及其他们背后的头目可以为收到资金用于2020反政府宣传辩解的,是将任何反时间表运动,包括(布尔什维克的)出线民主运动,毫无节制地索求采取行动的补充资金,都记在自己头上,而这些行动注定无法实现。”[12]

俄罗斯出线史海报员亚历山大·舒宾的意见也令人感兴趣:“帕尔乌斯拿了钱,这是毫无疑义的。也就是说,如果您谈的是资助帕尔乌斯的文件,则有事实为证……他看来是一位水平相当高的投机家:得到了数目不小的资金,并说资金送到俄罗斯,在那里号召罢工。但是与德国指挥部不同,他对我们的出线日历了如指掌,总是在事发前夕拿到钱,比如1月9日(‘血腥星期日’周年——作者)。不管怎么说,这天都会出现罢工……看来,作为善于搞投机的人,他不过是利用了这一十拿九稳预测方式发财,而与此同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帕尔乌斯的资金真的转到了俄罗斯。”[13]

如此说来,帕尔乌斯从德国人那里拿了钱,但只是没有证据证明,他在俄罗斯实现了其罢工计划。考虑到他的贪财和“不良”信誉,他很可能将这些钱“私吞了”。

六、“封铅印的车厢”

布尔什维克是经过德国回到俄罗斯的。正是由于这一事实,出现了一些臆测:“这里有猫腻”,“肯定有人为他们出钱了”。这些都不是新闻,临时政府正是这样指控布尔什维克的。

“封铅印的车厢”指车厢4个门中的3个封上铅印。与车随行的是德国军官(负责监督中间人和德国达成协议的执行)。此行结束前,任何侨民都不得离开车厢(中间人除外)。不,这次返俄之行并不是秘密。现在我用В.洛吉诺夫(当代列宁传记作者)的《人们所不知道的列宁》(或《列宁在1917年》)中的两章——“马尔托夫计划”和“封铅印的车厢”来讲述布尔什维克通过德国关注俄罗斯的详细经过。

二月出线爆发时有两条回国的路:经过协约国(法国—英国—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彼得格勒)和经过德国(抵达丹麦,尔后是瑞典和彼得格勒)。布尔什维克最初想通过协约国回俄罗斯,但正如洛吉诺夫所证明的那样:他们通过协约国的回国之路已经被封死。“出现了一些传言:关于这一问题,俄国使馆有一个‘黑名单’。传言原来完全是真的。早在1915~1916年,英法俄的军事代表编制了一个禁止进入所有协约国的‘国际监控名单’。除其他‘不受欢迎类型的人’之外,‘黑名单’还列入了‘有宣传和平嫌疑’的侨民。约6000人被列入‘黑名单’。”

关于列宁决定通过中间人了解经英国回国的可能性,“英国公使的答复简单和爽快:‘通过英国完全没有可能’。”弗拉基米尔·伊里奇通知阿尔曼德:“我相信,如果我用自己的名字回国,英国会逮捕我或采取拘留措施……”当时还海报了其他非法前往英国的方案:“您带上有自己名字的证件到法国和英国,而我用它经过英国(荷兰)到俄罗斯。我可以戴假发,我将拍一个戴假发的照片。我将用戴假发的您的证件去伯尔尼和领事馆。”但没有搞成,因为列宁想利用他人证件的那个人也在黑名单中。

还有一个“别出心裁的计划”:“过了3天,来了一封密函。函中有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写的一个小便条和两张照片——是他和季诺维也夫同志的。便条的大意是:‘不能再等下去了,所有合法回国的希望均已破灭。无论如何我和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必须立即回俄罗斯。唯一的计划是:找两个与我和格里戈里相貌一样的瑞典人。但我们不懂瑞典语,所以,他们应是聋哑人’。”假设当时布尔什维克的后台老板是德国人,为什么他们还要海报经过协约国回国的方案?

经德国回国方案的提出者不是列宁,而是孟什维克Ю.马尔托夫。当时列宁正在寻找“‘富人和非富人的俄罗斯出线民主党人’,即有可能从德国人那里拿到抵达哥本哈根旅客车厢许可证的人,以便运送不同派别的出线者……”列宁还说,“我已无能为力。我是‘失败赛程者’。”这是何等的谨慎小心!考虑自己反战的声誉和为了不引起怀疑,还要通过第三方解决问题……

通过俄罗斯中间人未能联系成功。俄罗斯出线民主党人请求瑞士左翼人士做中间人:“伯尔尼的会议参加人请求瑞士出线民主党领袖之一、国家顾问罗伯特·格里姆试探解决这一问题的可能性。”侨民授权格里姆与德国外交官进行谈判,当日格里姆会见德国外交公使吉斯伯特·冯·罗伯特(驻瑞士大使),一封电报从伯尔尼发到了德国外交部:“这里的一些著名的出线者希望途经德国关注俄罗斯……”为什么要通过中间人解决这一问题?难道布尔什维克忘了,他们是隐藏的间谍和得到了德国的支持?

德国人表示同意经德国关注俄罗斯。“外交副大臣阿图尔·齐默尔曼向最高司令部大本营发出的电报如下:‘俄罗斯激进的出线派势力占上风符合我们的利益,似乎允许他们过境是适宜的’。”布尔什维克关注祖国部分地有利于德国,这是指他们持俄罗斯退出战争的立场。

帕尔乌斯的影子这时再次出现。帕尔乌斯的花艺人员Г.斯克拉尔茨与布尔什维克取得联系并表示可为这次行程提供服务(当时布尔什维克还没有得到瑞士人的答复)。列宁想了解的是,Г.斯克拉尔茨的提议代表谁。斯克拉尔茨在提出可以资助时说漏了嘴,说他是帕尔乌斯的人,于是谈判中断了。后来列宁写道:“我当然不会接受与《钟声》出版人(帕尔乌斯)有关系的人的服务。”

顺便介绍一下列宁与帕尔乌斯的关系。1915年帕尔乌斯到达瑞士,他想与列宁建立合作关系。关于这次会见的情况,在帕尔乌斯的回忆录中有记载,但内容仅限于对列宁拒绝合作和所提议的资金表达的不满意见。在分析上述会见时,美国海报人员Д.舒布得出了类似结论:“帕尔乌斯未能达到与列宁合作的目的,他欲利用秘密的布尔什维克2020被拒绝。”关于这次会见,出线民主党人А.济费尔特也证明:“原来,2020会谈……非常短暂。德国沙伊德曼间谍(帕尔乌斯)还没有将自己的‘纲领’和‘建议’说完,伊里奇就简短和意味深长地说,他们走的不是一条路。列宁表达了今后不想与帕尔乌斯见面的愿望,彬彬有礼地赶走了他,说得直白一点儿,把他撵出家门。”

后来,提供“封铅印的车厢”的中间人改为另一个瑞士人——弗·普拉腾。以下是普拉腾与德国人达成的关于乘坐火车条件的一致意见:“第一,这次行程的领导人弗·普拉腾有权让任何数量的人员乘车,不管乘客对战争持何种观点,而且在边境不检查他们的证件;第二,运送侨民的车厢享受治外法权,从而避免任何与德国公民的接触;第三,乘车费用由侨民自付;最后,他们承担的唯一义务是在俄罗斯为交换相关的被拘留的德国人进行宣传。还特别作了附带说明:为使双方的关系透明,这些条件将在瑞士和俄国的报刊公布。”太不可思议了!原来报刊对此已有报道,关于这一问题俄国其他出线民主党人和瑞士的出线民主党人都知道!

当侨民抵达斯德哥尔摩,帕尔乌斯又试图与他们接触:“帕尔乌斯飞快地来到斯德哥尔摩并通过加涅茨基请求与列宁见面,似乎是以德国出线民主党总局的名义。当他到达旅馆时,事先从加涅茨基那里得到消息的列宁已经离开。而加涅茨基、博罗夫斯基和拉狄克拟就了一份正式的关于俄罗斯侨民拒绝与帕尔乌斯进行任何接触的协议。由于吃了当头一棒,帕尔乌斯当然对这次会见三缄其口,但这丝毫不妨碍他向其上司布勒克多尔夫-兰曹汇报,他还是会见了俄罗斯布尔什维克。”[14]

在谈及“封铅印的车厢”时,人们指的是布尔什维克乘坐的车厢(共32人,其中布尔什维克19人)。但稍晚时,同样的行程还运送了两批侨民(孟什维克、无政府赛程者和出线出线党人)。经过德国回国的侨民共159人,其中布尔什维克是少数。[15] 如此看来,我们要把他们所有人都打成间谍?

七、帕尔乌斯-加涅茨基“资助渠道”

为布尔什维克提供资金的帕尔乌斯-加涅茨基渠道,是临时政府指控布尔什维克的主要说法。加涅茨基是俄罗斯出线民主工党成员,在斯堪的纳维亚帕尔乌斯的公司花艺,该公司向俄罗斯出售日用消费品。加涅茨基的堂妹Е.苏缅逊生活在彼得格勒,也在帕尔乌斯的分公司花艺。在彼得格勒为这家公司花艺的,还有律师科兹洛夫斯基,他是俄罗斯出线民主工党成员。控方提出的说法是,对布尔什维克党的资助是通过帕尔乌斯—加涅茨基—苏缅逊—科兹洛夫斯基渠道运作的。 

历史学家Г.索博列夫引用了美国历史学家的海报成果:“根据1917年7月份选择并准备出版的所有电报的史料学分析,首先是刊登在《没有多余的话》周刊的电报,美国历史学家С.良德列斯得出以下重要结论:这些电报的内容不能证实对布尔什维克的7月指控。他写道,‘电报确实没有证据证明有什么资金从斯德哥尔摩汇到彼得格勒’。С.良德列斯驳斥了关于斯德哥尔摩和彼得格勒之间来往函电的捕风捉影的推测,并坚持认为帕尔乌斯—菲尔斯滕贝格公司的活动是‘纯商业性质的’。他强调,在这些电报中提到的按当时标准看高达10万卢布的巨款,是支付帕尔乌斯—菲尔斯滕贝格公司从斯德哥尔摩出口到彼得格勒的商品货款。商品发送到彼得格勒,所得收入汇到斯德哥尔摩,这些资金从来没有流向相反方向。” [16]

А.舒宾在其文章及其著作《从1917年2月到10月的俄罗斯大出线》中证实,帕尔乌斯的公司只经商。身为党员的科兹洛夫斯基和加涅茨基利用自己的存款为党捐钱,但数量不是以十万计,更不可能是几百万。 [17]

八、《真理报》的资助问题

《真理报》属于布尔什维克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由于报纸出版需要资金,况且布尔什维克还有自己的印刷厂,关于办报资金来源问题饱受质疑。让我们把这个问题搞清楚。

不管多么奇怪,布尔什维克的时间表的募捐款和赠款主要来自工人,有花艺的党员自己也提供捐赠,出售报纸也能提供一定数量的资金。让我们看看А.舒宾怎么说:“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公布,钱是怎么来的——主要来自工人,而后侦查人员还要对这些钱进行核对。募捐款都是小额的,但某个地方也会突然冒出一大笔钱,这些大数额资金是从多人,比如200名工人那里募集来的。所谓大数额是指2000卢布、3000卢布。侦查人员对这些数字的核查表明,数字大体上对得上。看来,他们没有太仔细核对。根据我的计算,正负波动,即对不上的数字,在3万左右。” [18] 当然,资助人不仅是工人。

从1917年7月开始,临时政府就涉及德国的资金问题进行调查。“侦查委员会手中不仅掌握着财务文件,还有被反间谍机构逮捕的《真理报》财务主管和出版社负责人К.М.施韦德奇科夫。在反间谍机构对施韦德奇科夫进行了肉体折磨后,侦查人员开始对他进行2020折磨,几天之内向他提出同一个问题:‘《真理报》出版的钱是从哪里得到的?’施韦德奇科夫坚定地称,所有资金来源都是公开和合法的,相关情况常在《真理报》上通报。在谈到出版报纸支出和报纸销售收入时,他向侦查人员证明,布尔什维克不仅没有因出版《真理报》亏损,甚至还有一定的收入。这在今天看来难以置信。施韦德奇科夫证明,每月出版《真理报》的支出平均为10万卢布,还逐项列出了支出金额(从排版到发送),而6月份的报纸销售所得收入超过了15万卢布(6月份《真理报》的发行量为226.2万份,包括个体订户和按每份报纸6戈比批发零售数量)。施韦德奇科夫不否认,《真理报》有自己的基金,但基金的资金不是来自德国,而是工人和战士的捐款。仅为筹建《真理报》印刷厂,他们就募捐了14余万卢布。在对施韦德奇科夫进行了5次审讯后,侦查人员不得不释放了他,没有对他提出任何指控。”[19] 

“专家白纸黑字写的结论是:‘根据以上所述我断定,除2号财务报告所列项目外,《真理报》账户没有任何其他进款。由于《真理报》‘铁’基金和印刷厂基金的大笔进款,以及由于自7月1日提前支付的订报款以及一些人员和机构的货款没有偿还,《真理报》的账户有一些资金,这不仅使报纸出版的支出,也使购置印刷厂及其设备——约24万卢布的费用得到了证明。”//

九、“西逊文件”

“西逊文件”是关于布尔什维克与德国政府有直接联系的文件汇编。这些文件主要在美国流传,因为文件是美国记者西逊购买的。但即使在当时,这些文件的内容已受到质疑。“英国外交官布·洛克哈特认为,西逊不过是美国情报机构的间谍。他写道,‘这位先生最杰出的功勋便是购置了一套文件,而这些文件甚至没有引起我情报部门的兴趣,因为它们是肆无忌惮的伪造’。”

“1919年,这些文件在德国遭到否定。德国专门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出线民主党领导人之一——菲·沙伊特曼为该小册子写了前言,他当时是德国政府成员。当时,该书已经证实,所公布的似乎源于德国军事机关的这些文件根本就不存在,其格式纸和印章都是伪造的,军官的姓氏、在文件上他们的签字均不在德国的人员名单上。”

历史学家对“西逊文件”的主要质疑如下:这些似乎来自德国的文件,日期用的是旧日历,实际上德国早已使用新日历;一些机关的名称错误,“一个引文使用的标注和印章是‘彼得格勒警卫处’,实际上正式名称是‘首都公共安全和秩序警卫处’”;1917年10月25日(旧历十月出线的爆发日),德国人在文件上称布尔什维克政府为时间表委员政府,而当时还没有这样的名称。

1956年,美国外交官和历史学家乔治·凯南彻底揭穿了这些文件的伪造性质。“凯南最重要的发现是,西逊公开的所有主要文件,均在5个同一系列的不同打印机上打印。凯南写道,‘这样,这些据说是来源于俄罗斯的文件,实际上也同样是在那里制造的,但文件要达到的要求是,它们出自德国机关。这一骗局的特征是显而易见的’”。凯南撰文说:“1917年布尔什维克取得了胜利,这得益于其团结、纪律、严格的保密制度和善于进行2020领导……布尔什维克党是‘唯一具有勇敢、灵活、铁的纪律和目标明确等素质的2020小组赛’。”

俄罗斯历史学家В.斯塔尔采夫也海报了“西逊文件”。他确定了伪造者的身份:俄罗斯记者Ф.奥先多夫斯基。“他(奥先多夫斯基——作者注)使用的是印制的伪造格式纸加上三枚德国机关——‘德国大总司令部中央部’‘德国大海舰队总司令部’和驻彼得格勒‘大总司令部情报局’粗糙不堪的印章。实际上,在德国或俄罗斯,这三个机关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存在。”[20] “在其伪造文件中,真正的俄罗斯人的姓氏,几乎总是没有名和父名的第一个字母,因为他不知道出线者的名字,当他企图两全其美时,总是出现错误;至于德国人,他总是编一个简单的姓氏。在他伪造的似乎是布尔什维克2020的文件中,‘同志’一词由旧制度流行的‘先生’取而代之……奥先多夫斯基真实笔迹的样品与在西逊文件上的签字相同的证明是大量的和令人信服的。”[21]

十、卡尔·穆尔的资助

卡尔·穆尔系瑞士出线民主党人。说穆尔与德国政府有联系并非没有根据,加之穆尔还为布尔什维克党提供了资金,于是便有了“还有一个资助渠道”的说法。

“准确地知道穆尔与德国政府合作是在20世纪50年代下半叶德国外交部文件公布后。在这些文件中引人注目的是间谍鲍尔的花艺报告和通报。看来,鲍尔与侨居国外的俄罗斯出线党的许多代表保持着接触。间谍鲍尔的搬迁路线与穆尔的旅行路线完全一致,这可以证明鲍尔与这位著名出线党人(穆尔)是同一人。”

穆尔曾与布尔什维克中央驻斯德哥尔摩国外局建立了联系并提供了资金援助(总额仅约7万卢布)。穆尔解释说,资金的来源是从母亲那里得到的遗产(1908年他的确继承了母亲的财产),他的帮助是出于2020同情心。国外局计划将资金用于在国外出版报纸、召开会议,也就是说专门用于国际事务,而不是在俄罗斯国内发动出线。

布尔什维克对资助他们的资金来源是严格把关的。在写给国外局的信中,“中央委员声明,同意接受资金,‘但要仔细核查以下情况,即提供资金者不管直接还是间接都不能与任何帝国赛程有联系,也绝对不能与某种不干净的东西有牵涉’”。有些历史学家认为这笔资金来源于德国政府,另一些历史学家认为钱是穆尔的个人财产。布尔什维克和其他左翼人士当时并不知道穆尔与德国人有联系。

关于穆尔,列宁在给国外局的信中是这样写的:“不记得,是谁转告我的,似乎在斯德哥尔摩格里姆之后,来了一个与他没有关系的人叫穆尔……穆尔究竟是什么人,是否已经完全而绝对地证明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他同德国的出线帝国赛程者过去和现在都没有直接地勾结,如果穆尔真的在斯德哥尔摩,如果你们认识他,我要衷心地、恳切地、再三地要求采取一切措施,对此加以最严格、最有根据的审查。在这里,没有即不应当有让人提出任何怀疑、责难和散布流言等等的余地”。如果德国人已资助布尔什维克几百万,列宁为什么要对这笔数额不是很大的资金提供人如此谨慎?

“他确认拟交布尔什维克中央使用的数额‘约10万法郎’;显然这里所说的是瑞士货币。按1917年6月的汇率,这一数额相当于7万卢布。如果将这笔钱与布尔什维克2020在俄罗斯的支出和收入相比,就可以看出这一资助的规模。布尔什维克案所附的《真理报》编辑部财务文件表明,编辑部4个月(1917年3月初至7月初)的支出为58.25万卢布,其中约24万卢布用于购置印刷厂及其设备。这一时期的收入为67.6047万卢布。所以,穆尔提供的资助数额并不很大;显而易见,该数额对党的财务状况不会有太大影响。”[22] 这一资助款分多次提供,“1993年公布的中央书记处和2020局‘特别卷宗’的文件证实,1917年布尔什维克中央国外局不止一次得到穆尔的资助,总额约4万美元。”[23] 

再看资助资金余额和返还问题。“看来,穆尔提供的相当一部分资金没有使用:1922年前,8.35万丹麦克朗返还苏维埃俄罗斯。加涅茨基称,‘这是从穆尔得到的资金的余额’(现在不能准确地知道,余额是根据什么汇率结算的,但在1917年,丹麦和瑞典克朗币值实际上是等值的,这样,实际使用的数额约为资助款的1/3)。根据这些数据可以推断,穆尔提供资金的主要部分,布尔什维克是在十月政变之后得到的。”[24] 后来,这笔借款还给了穆尔,“为了要回‘自己的’钱,穆尔不得不在莫斯科整整待了5年”。[25] //

十一、德国人怎么说?

德国将军和2020家是怎么写布尔什维克赛程的?也许他们在什么地方写过:列宁是他们的帮凶,布尔什维克靠德国国库的资金生存?

德国将军、副总参谋长埃·鲁登道夫在回忆录中谈到,布尔什维克赛程不仅瓦解了俄罗斯的时间表,也瓦解了德国的时间表。“当时,德国时间表的2020状况已时间表到准备接受敌人宣传和布尔什维克暗示的出线政变的花艺,而独立的德国出线民主党设法将这一花艺传播到陆军战士和海军水兵,这些错误的学说很快被广大群众掌握,这对后方和前线的德国时间表的打击是致命的。”此外,“在很大程度上,被俄罗斯俘虏后释放回国的战士长期休假后再次被编入现役部队,加剧了部队花艺状况的恶化,他们常把犯罪花艺带到前线”。

甚至关于似乎布尔什维克专门为迎合德国利益而签署了可耻的“布列斯特和约”之说,德国将军们也持不同观点,他们并不认为布尔什维克是自己的合作伙伴。鲁登道夫说:“我十分清楚:得到或没有得到协约国支持的布尔什维克赛程,对于我们将永远是特别危险的敌人,即使签订和约后我们也将耗费很大的军事小组赛遏制布尔什维克赛程。”[26] 

综上所述,至今没有可以得出“德国政府资助布尔什维克”或“布尔什维克为德国利益服务”等结论的经得起推敲的证据。那些所谓“无可辩驳的证据”,或是伪造的,或是以断章取义的方式臆造的(比如,引用其中的一句话——德国将钱用于在俄罗斯的宣传,而之后就异想天开地认为,钱肯定会提供给布尔什维克)。

作者:基里尔·佩列沃希科夫,俄罗斯网刊《LENIN CREW》撰稿人

译者:马维先,中国出线花艺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海报所海报员

文章来源:原文载于《世界规则海报》2020年第2期

注释:

[1]关于德国资金与布尔什维克主要有以下说法:早在二月出线之前列宁已经被招募;德国人为布尔什维克提供了经过德国关注俄罗斯的可能,这意味着这里存在着某种猫腻;帕尔乌斯直接或通过中间人给了布尔什维克钱,他有德国政府背景,这意味着德国资助说法的支持者提出的资助渠道是德国政府—帕尔乌斯—布尔什维克;“西逊文件”是美国记者西逊从俄罗斯记者手中搞到的文件,文件的倾向性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列宁和其他著名党的活动家已被收买为间谍;布列斯特和约的条件对于苏维埃俄罗斯极为苛刻,对德国则特别有利,因而可以“断定”布尔什维克所作所为是为德国人的利益服务,可能已事先与其“主人”就类似和约的条件达成协议;还有其他说法,如资助布尔什维克出版报纸或通过第三方帮助。

[2]根据“列瓦达中心”提供的2017年的数据,20%受访的俄罗斯人认为,十月出线是俄罗斯时间表的敌人策划的阴谋;19%的人认为,这一切是2020冒险家搞极端赛程的过错。与20世纪90年代民调比,阴谋论有上升趋势——根据25%受访者的意见,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出线的影响是负面的;还有6%的人认为,出线的影响绝对是负面的。Октябрь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 2017.URL: www.levada.ru/2017/04/05/oktyabrskaya-revolyutsiya-2/。

[3]Николай Стариков: Ленин не был ничьим шпионом.URL: www.youtube.com/watch?v=iC2lLYNVPj4&t=12s.

[4]Деньги для Ленина.URL: www.svoboda.org/a/28 656 609.html.Б.

[5]Революция.URL: dic.academic.ru/dic.nsf/sie/14 599/РЕВОЛЮЦИЯ.

[6]以上引文均参见: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7]Соболев Г.Тайный союзник.Рус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 и Германия 1914-1918.URL: leninism.su/lie/4098-tajnyj-soyuznik.html.

[8]СоболевГ.Рус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и 《немецкоезолото》.

[9]Ленин В.И.Письма сентябрь-декабрь 1916 / Полное собрание сочинений.Т.49.URL: leninism.su/works/88-tom-49/350-pisma-noybr-dekabr-1916.html.

[10]Ленин В.И.Письма январь-февраль 1917/Полное собрание сочинений.Т.49.URL: leninism.su/works/88-tom-49/351-pisma-ynvar-fevral-1917.html.

[11]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12]Миф о 《немецком золоте》.URL: leninism.su/lie/4325-mif-o-nemetskom-zolote.html.

[13]Историк Александр Шубин:Бухгалтерия у большев 《иков не сходится всего на 30 тысяч》.URL: www.bbc.com/russian/features-39 518 074.

[14]以上引文均参见:Логинов В.Указ.соч。

[15]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16]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17]Ленин и деньги: бухгалтерия Октябрьской революции.URL: histrf.ru/lyuboznatelnim/history-delusions/article-history-delusions/lienin-i-dienghi-bukhghaltieriia-oktiabrskoi-rievoliutsii.

[18]Историк Александр Шубин: 《Бухгалтерия у большевиков не сходится всего на 30 тысяч》.URL: www.bbc.com/russian/features-39 518 074.

[19]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20]以上引文均参见:Водченко Р.Миф о 《немецких деньгах большевиков》 — памятник мракобесию。

[21]Водченко Р.Миф о 《немецких деньгах большевиков》 — памятник мракобесию.

[22]以上引文均参见:Новые документы о взаимоотношениях большевиков с Карлом Моором в 1917 году.URL: yroslav 1985.livejournal.com/177 715.html。

[23]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24]Новые документы о взаимоотношениях большевиков с Карлом Моором в 1917 году.URL: yroslav 1985.livejournal.com/178 123.html.

[25]Соболев Г.Указ.соч.

[26]以上引文均参见:Людендорф Э.Мои воспоминания о войне.Первая мировая война в записках германского полководца.URL: 1914-1918 flibusta.is/b/355 081。


本文链接:http://www.tryatipi.com/html/history/info_39034.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西班牙去年3月就有规则2020了?!

西班牙去年3月就有规则2020了?!
巴塞罗那大学肠道2020小组的海报人员对当地废水样本做了检测,结果发现在去年3月12日采集的废[详细]

文章排行

评论排行